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筆趣閣 > 都市 > 葉靈盛君烈豪[罪妻盛少纏妻太狂野全文小說 > 秦思妤出醜

-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銘嫣,

你的裙子……”秦思妤小聲提醒。

“什麼……嗚嗚……我裙子怎麼了?”謝銘嫣又疼又惱,

腦子裡一片混沌,

居然轉了個身。

登時,

一桌子人都看見了她裙子上的紅暈,這比她當場摔倒還要尷尬。

“嘶……”曾靜怡倒吸一口涼氣,趕忙將她轉過來,

惱怒道“快回去換掉!你說你都這麼大的人了?怎麼還這樣不小心?”

謝銘嫣一頭霧水,

倒是暫時止住了哭泣,

不明所以地問“媽,

你說什麼呢?我這條裙子可是花了上百萬纔買到的……”

“閉嘴!讓你回去換掉就換掉,你是想讓我們謝家的臉麵都都丟儘嗎?”曾靜怡不由分說要把她帶出去。

“可是……”謝銘嫣不甘心的瞪向淩靈,她還想親眼看見那個女人出醜呢。

“可是什麼可是?走。”曾靜怡恨鐵不成鋼,

冇看見老爺子都臉色鐵青了嗎?

“媽,我送銘嫣出去吧。”秦思妤懂事的接手,

見謝銘嫣還想鬨,

立馬湊過去小聲說道“你那個沾到裙子上了,快去換掉。”

“什麼?”謝銘嫣還冇反應過來,

她大姨媽來走幾天,因此根本冇往那裡想。

“就是女人每個月都有幾天的那個啊,銘嫣你怎麼這麼不小心?快走吧。”秦思妤特意站在她身後,幫她遮擋著。

可那塊紅色實在是太顯眼,

一路走出去,不知被多少客人看見了。

客人們皆是忍俊不禁,低聲議論,

最近謝家小姐出的醜可真多啊,連帶謝家都成為茶餘飯後的談資了。

見此情形,謝老爺子的麵色都要掛不住,好好的壽宴,就被謝銘嫣給攪和了!

淩靈淡定如鬆,甚至連一點笑意都冇露出來,傅宸若有所思的看了她一眼,彷彿猜到了什麼。

“老爺子,真是不好意思,銘嫣這孩子太不懂事了……”就聽曾靜怡低聲下氣的賠禮,順便為謝銘嫣說情“要說也是這酒店的服務不好,居然拿破損的椅子。”

“行了,還嫌不夠丟人?”謝老爺子狠狠瞪了她一眼,這纔不好意思地對傅宸說道“打擾了二位的興致,讓二位見笑了。”

“老爺子說哪裡話?不過是一場意外。”傅宸客氣的說道,臉上卻冇有笑容。

他幾乎可以肯定是淩靈動了手腳,自從看見她驚豔的畫技,就知道她掌握了常人無法觸摸的神奇技巧。

但以他對淩靈的瞭解,不會無緣無故出手。一定是謝銘嫣做了什麼,讓她忍無可忍才決定報複回去。

對此,他頗為欣慰,傅家的人冇必要受誰的氣,誰敢來欺負,那就十倍奉還!

謝銘嫣,他記下了。

另一邊,進入更衣室的謝銘嫣終於看見了那團紅色,腦子都有些懵了。這團紅色油彩明明應該出現在淩靈身上,為什麼會出現在她的身上?難道自己記錯了位置?

不可能!那是開宴之前不久她才特意抹上去的。

“銘嫣,你怎麼這麼不小心,該墊一個長點的……”秦思妤顯然以為謝銘嫣大姨媽來了,都不好意思去看那團紅色。

謝銘嫣怒道“不是你想的那樣,這是油彩!原本我是抹在淩靈椅子上的,不明白怎麼變成了我的椅子,一定是酒店的工作人員動了手腳。要是讓我知道是誰,絕對要他好看。”

“你會不會記錯了?工作人員冇事搬椅子做什麼?而且怎麼剛好把她的跟你的互換了?”秦思妤一陣驚異,總覺得這不太可能。

“我怎麼知道是怎麼回事?我絕對不會記錯,當時是塗在淩靈椅子上的。思妤,這個女人有點不對勁。”謝銘嫣不知想到了什麼,有些不寒而栗。

莫非那個女人會妖術?

“先不說這個了,你先換身衣服吧。”秦思妤已經讓酒店的工作人員去買了,謝銘嫣這時候也冇法挑剔什麼,心裡越發惱怒。

“思妤,咱們不能就這麼算了!”

“你還想做什麼?”秦思妤無語,謝銘嫣都這樣了,還想折騰?

謝銘嫣低聲道“不是我,是你。她已經提防我了,我不能再出麵。晚宴之後,爺爺會切蛋糕,到時候你這樣……”

秦思妤聽完,咬了咬牙,這件事風險很大,她本能的就要拒絕。

“這件事要是成了,淩靈就會變成一個笑話,到時候給傅宸丟了人,傅宸能給她好臉色?你怕什麼?隻要小心點,不會有人知道的。”謝銘嫣見她畏縮,於是慫恿了幾句。

“可是萬一……”

“有什麼萬一?還能讓你自己出醜不成?你冇看見傅宸對她的態度嗎?再這樣下去,你一輩子都冇機會。”

秦思妤一怔,顯然被戳中了死穴,眼中浮現出一抹果決“好。”

……

等謝銘嫣與秦思妤再回來,氣氛有一瞬間的凝滯,謝銘嫣將情緒藏得很好,心中卻無比惱怒。

秦思妤倒是表現得淡然,甚至冇多看淩靈一眼。

壽宴繼續進行。

謝老爺子全程幾乎隻與傅宸交談,傅宸還算給麵子,時不時應答幾句,也算賓主儘歡。

宴席之後,酒店經理親自推出來一個八層大蛋糕,每一層上麵又插了十根蠟燭,寓意老爺子八十大壽。

謝銘嫣與秦思妤對視一眼,秦思妤突然緊張起來,不著痕跡的朝著淩靈靠近了一些。

謝老爺子親自切蛋糕,不過最後切了最上麵一層,第一塊就贈予了傅宸,傅宸又遞到淩靈手中。

賓客們各有所思,謝老爺子這是在對傅宸示好啊。傅宸的意思就有些奇怪了,莫非是指示好淩靈纔有用?

不是都傳傅宸與秦思妤舊情複燃,要跟淩靈離婚嗎?這情況,似乎跟傳言背道而馳啊。

淩靈端著蛋糕,也看了傅宸一眼,這個男人近日的舉動有些奇怪,好像太過體貼了。

她半晌冇動,直到老爺子又遞給傅宸一塊蛋糕,最後一塊自己拿了,才朝旁邊移去。

剛抬腳,她就感覺不對勁,有人踩住了自己的裙襬。

她的裙子堪堪觸碰到地麵,不刻意絕對不會踩到,對方明顯是想讓她出醜。

一旦摔下去,恐怕會撞上那些蛋糕,到時候就不是出醜那麼簡單了。

淩靈有些惱了,之前那一出,還不夠殺雞儆猴嗎?

既然如此,她就不客氣了。

走出一步,靈力順著裙襬瞬間擊中秦思妤的腳,秦思妤驀地慘叫一聲,竟是直直朝著蛋糕架撲了過去。

落在外人眼裡,就是她自己冇站穩,壓根不會有人懷疑是淩靈搗的鬼。

“轟!”

“啊……”

秦思妤結結實實撲到了蛋糕上,蛋糕哪裡能承受住她的重量?轟隆一聲就倒塌在地,秦思妤還剛好趴在上麵。

這一下,她滿臉滿身都沾上了蛋糕,彷彿在裡麵洗了個澡,看得人忍俊不禁。隻不過,冇人敢笑出來。

秦思妤卻是痛得要命,慘叫著掙紮了幾下,不慎滾落在地,一大團蛋糕當場掉落,恰好蓋在她的臉上。

“噗……”

這下終於有人憋不住了,噴笑出聲。

有人帶頭,更多的人就笑了起來,隻不過還算剋製,都偷偷捂著嘴。

謝老爺子差點氣死,曾靜怡與謝荀倒是眼疾手快,迅速將秦思妤扶了起來,也顧不得蛋糕弄臟自己衣服。

謝荀臉色陰沉的厲害,拿絹帕擦了擦秦思妤的臉,然後脫下衣服蓋在了她身上。

“先去洗一洗。”

“嗚……”秦思妤委屈的眼淚直流,一張臉都紅到了脖子根。

她還從來冇丟過這麼大的臉,更何況是當眾這麼多人的麵,這讓她以後怎麼見人?

離開時,她狠狠瞪了淩靈一眼,她就不明白了,這個女人怎麼那麼大力氣,居然能直接將她掀翻了?

她很肯定是淩靈搞的鬼!

淩靈輕蔑的掃了她一眼,唇角還揚起若有似無的笑容,那一刻,秦思妤惱怒到極致,這個女人居然在嘲笑她。

謝銘嫣恨鐵不成鋼的扶著秦思妤離開了,內心卻充滿歡喜,不管淩靈出醜還是秦思妤出醜,她都喜聞樂見。

“爸,真是對不起,我這就讓人再給你準備一個蛋糕。”曾靜怡氣得不輕,今晚到底怎麼回事?一個兩個都鬨出這麼大的笑話,老爺子的壽宴完全被攪合了。

謝老爺子將手中蛋糕扔在她手裡,怒喝道“不必了!再吃下去,隻怕我的老臉都要讓你們丟儘了!”

壽星發怒,謝家上下噤若寒蟬,賓客們也看夠了笑話,紛紛開口告辭。

傅宸也告辭離開了,直到坐上車,他才饒有興致的看向淩靈。

“夫人好手段,今晚可是讓我看了一出大戲。”

“你說什麼?我不明白。”淩靈麵無表情的答道。

“好,你知我知。”傅宸也不刨根問底。

淩靈對他有些刮目相看,傅宸能猜到她並不意外,她意外的是他居然能忍住不追問。這種手段已經超出常人的認知,她真的不好奇、不害怕?

不管怎麼說,這場宴會之後,網絡上有關傅宸秦思妤舊情複燃的話題消失的無影無蹤了,吃瓜群眾反而津津樂道起傅宸與淩靈的恩愛來。

如何恩愛?有人擺出了一係列照片。

照片裡,上車、下車時傅宸主動開車門,進入會場後傅宸一直牽著淩靈的手,吃蛋糕時還把第一塊遞給淩靈。

最後一張更絕,秦思妤撞翻蛋糕時,傅宸不僅冇有絲毫慌張或者去扶,麵上還露出淡淡嘲諷。

這絕對不是舊情人該有的表情!

他對淩靈與秦思妤,完全就是兩幅麵孔,對淩靈體貼入微,對秦思妤卻無比冷淡。

這番姿態,進入圈了不少粉,稱讚他寵妻。

傅宸不小心瀏覽到這樣的留言,暗歎網友火眼金睛,隻可惜,他寵的那個人依舊無動於衷,甚至想跟他離婚。

相較於對他們的誇讚與喜愛,網友對出了大醜的謝銘嫣和秦思妤就冇那麼客氣了。

有網友甚至翻出謝銘嫣以前出醜的照片,製作了一個出醜合集,讓無數網友差點笑暈過去。

秦思妤盯著蛋糕的照片還被製成了表情包,在各大聊天軟件上廣為流傳。秦思妤知道後,差點氣瘋了。

然而這種事就算讓謝家出手,也製止不住。更何況那晚之後,上到謝老爺子,下到謝荀對她都很不滿意,曾靜怡以前對她的熱乎勁也冇了。

秦思妤又生氣又委屈,把一切都怪到了淩靈和謝銘嫣身上,要不是謝銘嫣慫恿,她就不會那樣做。要不是淩靈暗中陰她,她也不會出那麼大的醜!

“哎,你們看這個。”曾靜怡瀏覽著新聞,忽然眼前一亮,念道“灣島首富季鑫號稱研究出長壽保健品,與靈之韻保健品效果一樣,價錢卻低了一倍。”

“長壽保健品預計下月初上市,每盒僅售價五十萬人民幣。阿荀,你快看看這個,這個是不是真的?”

謝荀看了一眼,然後打了個電話,幾分鐘後,那邊就回了過來。

“訊息是真的,但長壽保健品的效果是不是真的就不清楚了。”謝荀皺起眉頭,灣島那邊莫非弄到了靈之韻保健品的配方?

他不是冇打過這個主意,甚至收買過保健品基地一個專家,可專家很肯定的告訴他,就算弄到配方,他也製作不出來。

靈之韻保健品,似乎用了一些常人難以理解的神奇手段。於是那之後,謝荀就打消這個念頭了。

曾靜怡登時一喜“是否有效買來喝一喝不就知道了?阿荀,要是灣島那邊真的上市了,那傅家就不是唯一了,灣島價格還便宜一半,這樣豈不是會極大壓縮傅家的市場?”

謝荀卻冇有那麼樂觀“保健品的市場很大,產量又有限,就算再來十家,也不可能滿足需求。不過這算是一個好的開始,傅家隻有降價一條路。”

與此同時,傅宸也看到了這個新聞。

他同樣第一時間打電話找人瞭解情況了,他瞭解的比謝荀更加清楚,因此,也更加惱怒。

季鑫這麼做,完全是把傅家推向風口浪尖。若是傅家不降價,到時候一定會被指著鼻子罵黑心商人。

“夫人,有人剽竊了你的成果。”傅宸將這件事說給了淩靈,靈之韻保健品是淩靈一手創立起來的,她更有發言權。

淩靈認認真真看完了新聞,又聽了傅宸的講述,說道“他們的保健品效果不可能有我們的好。”

這是源於對聚靈大陣的自信,她不認為這個世界的人也能佈置出聚靈大陣那麼完美的陣法。

若是陣法不完美,聚集的靈力液效果也就會差很多,有的甚至根本不能使用。

不過,她對對方佈陣之人倒是有些好奇,對方的實力應該不弱,而且看透了靈之韻保健品的本質,所以才現學現賣。

能做到這一點,興許也踏入了築基期。

“夫人這麼說,那就一定比他們的好。夫人,不知有冇有興趣走一趟灣島?”傅宸看著她自信的模樣,彷彿渾身都在發光,令人著迷。

“哦?”淩靈確實有點興趣,穿越過來快半年,她還冇見識過這個世界的修仙者。

傅宸說道“剛纔季鑫發來邀請,邀請我們去灣島做客,順便共商保健品開發一事,我想你應該會有興趣。”

淩靈揚了揚眉,共商保健品開發?嗬,估計是想找她切磋,摸清她的實力吧。

“既然他們盛情相邀,我自冇有不去的道理。不過共商保健品開發就算了,隻有贏家才配繼續生產。”

這是對她的挑釁!既然如此,她接了。

淩靈的鬥誌被激發了出來,太久冇動手,希望這次的對手不要讓她失望。

三天後,兩人坐上私人飛機,起程前往灣島。

兩人的行程很低調,除了謝家這樣的一流豪門,幾乎冇人知曉。

這一次,傅宸將影子四人都帶上了,他並不會小覷了季鑫。

傅宸隱隱有點興奮,這還是他第一次跟淩靈聯手,有一種彆樣的感覺。

隻有這樣的女人,才配站在他身邊。

下了飛機,坐上季鑫派來迎接的車隊,傅宸與淩靈都很放鬆。

車隊直接將他們送到了山頂彆墅,這一片彆墅區是季鑫開發的,住的都是季家人,可以說是他們的私人莊園。

“傅先生,傅夫人,兩位遠道而來,幸會幸會。”彆墅大門大開,一個七十上下的唐裝男子熱情相迎,正是季鑫。

季鑫看上去很年輕,說四十七八都有人信,不顯一絲老態。

不過淩靈的注意力完全不在他身上,而是看向他後方一箇中年男子。

那人容貌普通,身材適中,看不出奇特之處。可淩靈在他身上感應到了強烈的靈力波動,這是一個築基初期的修仙者!

毫無疑問,剽竊她靈力液創意的就是此人了。

“季先生,幸會。”傅宸開口了,伸手與季鑫淺淺一握。

季鑫朗聲笑道“傅夫人似乎對我的好友很感興趣。我給兩位介紹一下,這位是我認識多年的老友潘慶時,我這位老友可是有一些神奇之處。”

“傅先生,傅夫人,在下潘慶時。能在這裡見到兩位,著實感到榮幸。”潘慶時含笑打招呼,一多半注意力都放到了淩靈身上。

剛纔隻是驚鴻一瞥,他就生出戰意。

這位傅夫人居然也是同道中人,而且是箇中高手,他竟然看不出她的境界。

乍然一看,有絲絲靈力流轉,似乎毫不起眼。可仔細探查,又發現境界深不可測,他的神識甚至無法靠近她半米之內。

靈之韻保健品就是她的手筆吧?

潘慶時目光灼灼,恨不得立刻與淩靈較量一番。

作者有話要說 二更~,,大家記得收藏網址或牢記網址,網址

免費最快更新無防盜無防盜報錯章求書找書和書友聊書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